评校网首页 - 新闻 - 滚动 - 热点 - 读报 - 奇闻 - 建筑 - 问答 - 高考分数 - 学校点评 - 地区»
您现在的位置是:评校网首页 > 新闻频道 > 新闻 > 媒体探访民间雀圣:坐飞机出国打麻将的大爷大妈 > 正文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媒体探访民间雀圣:坐飞机出国打麻将的大爷大妈

2017-03-21 01:21:11 来源:新京报(评校网) 责任编辑:独孤紫天 网友评论

语录:相爱有时容易,容易到只需要看一眼就能定终身。相爱有时却难,难到一起生活许多年,依旧是他不知你你不知他。就如歌词里唱的,相爱最难,是各有各寄望。怎么办?其实爱情就是两只飞蛾扑火,烧掉自我,变成一团相融的火。先毁灭,再重生。爱情,就是没有了我,只有我们。

第十八届中国麻将牌王赛暨大师赛的比赛现场。新京报记者杨静茹 摄

第十八届中国麻将牌王赛暨大师赛的比赛现场。新京报记者杨静茹 摄

  这群平均年龄超过七十岁的大爷大妈,不是广场舞和病榻上的标配,而是打“飞的”参加国际比赛的“民间雀圣”,他们真正在意的不是筹码和计分器上的数字,甚至不是他们的年龄和社会角色,而是“活一把自己”。

  文|新京报记者杨静茹 编辑|胡杰

  ►刘兴旺心头一紧。

  他扫了眼牌面:二三四万、五六七万、六七八万,另有两个万字做将。此外,手上还握着一个四万,一个五万,只要再上一个六万,这就是一手大牌——“清一色加一色三步高”。(一色三步高:和牌中,有一种花色三副依次递增一个或两个序数的顺子,比如文中所说四五六万、五六七万、六七八万。)

  比赛的前九局,刘兴旺不管怎么打,牌都不成形,几乎一把没和,每局结束就剩下摇头。这是最后一局,他本来已经打算烂到底,竟然冒出了这样的机会。

  自己掐着俩“六万”,另一个六万早早地被人打出去,要想和牌,只能摸“绝张”,按照几个对手的观察和实力,是绝对不会放炮的。

  “富贵险中求”,刘兴旺沉住气,不动声色地摸了两圈,眼看着别家相继摆出了听牌的架势。牌要见底了,最后的机会,他抓起那张牌,自摸!

  这是3月12日,第十八届中国麻将牌王赛暨大师赛的赛场。作为竞技麻将圈内纵横十几年的老江湖,“陕西竞技麻将牌友联谊会”副会长刘兴旺用这把牌挽回了自己在麻将桌上的骄傲。

  刘兴旺和他的几十位西安牌友,多年来南征北战,在各项麻将竞技赛事中斩金夺银,而这些冠亚军,多是头发花白的大爷大妈。

  打心眼儿里喜欢竞技麻将,虽然不像电影中那些“赌神赌圣”,有着神乎其神的赌技,他们很在意赌桌和牌桌的区别,绝不涉赌,比筹码更重要的是“和气”。

  在打麻将大多挂彩头的当下,这也算一种修为,他们被坊间称为“民间雀圣”。

  “我还不相信了,一个麻将还能不会打”

  74岁的刘兴旺眼睛眯成一条缝,笑着跟对手说“你看你看,我本来都不想和了,偏偏给我和。”花白的眉毛舒展开,像一个捣蛋成功的顽童。

  他掰着手指计算战果,按照竞技麻将的规则,“清一色”是24分,“一色三步高”16分,“绝张”4分,“自摸”1分,三家算起来,他一下就得了100多分。虽然不可能反败为胜了,但足够成为日后的谈资。

  3月8日,刘兴旺和27位西安牌友一起踏上南下的火车。这支平均年龄七十岁的队伍,要坐16个小时的火车到南昌参加国内最大规模的竞技麻将比赛。

  他们所在的卧铺车厢,每一个小桌板上都摆满了吃的,烙饼、烧鸡、鹌鹑蛋、西红柿、黄瓜、苹果……大妈们嚼着饼,讨论谁家的饭最好吃。

  刘兴旺拉开一罐啤酒举过头顶,大嗓门喊了一句“祝我们比赛取得好成绩!”所有人都伸出胳膊碰杯。

  乘务员经过,问大家什么事这么开心。领队王桂英说“我们要去参加麻将比赛。”她指着队员们一个个介绍:“这是奥地利比赛的冠军,这是世锦赛的亚军,这是全国亚军……”这些冠亚军都是头发白了多半的大妈。

  王桂英今年67岁,是“陕西竞技麻将牌友联谊会”的秘书长。十几年来,她带领这些被坊间称为“民间雀圣”的牌友们南征北战。

  她的丈夫赵保国是第一批在西安推广竞技麻将的人。1990年,赵保国还没有从西安国防系统老干处退休,组织老年人在各地参加门球、象棋比赛,偶然接触到了竞技麻将。

“十亿人民九亿麻,还有一亿是看家”。麻将在中国有深厚的群众基础,不同地方的麻将有不同的打法,基本以“四组一

  评校网提供内容:http://nEws.pingxiaow.com/2017/0321/92696.html

最近更新

更多

猜你感兴趣

网友关注排行

教育
读报
网站首页 | 关于我们 | 联系我们 | 加入我们 | 版权声明 | 广告预订
Powered by ©2008-2017 评校网
粤ICP备13037123号-1